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捉码王 >
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成立4个月 所受理案例全达标
【发布时间:2021-06-14】 【作者:admin】

  新疆来沪姑娘王译慧这些天很有苦尽甘来的感觉。由她制作的儿童影片《假日总动员》不仅入选了第12届美国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竞赛单元,第33届德国慕尼黑国际电影节的橄榄枝亦接踵而来,眼下还被邀请出席3月23日开幕的香港国际电影节。幸福倏忽而至,王译慧至今如在梦里。她坦言,若时间倒退4个月,自己会把现状认作天方夜谭。而今,所有美景带着现实的触感铺陈在眼前,姑娘的眼眶红了又红,“多谢上海贵人”。

  这位贵人就是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作为国内首创,自去年10月底成立至今,机构共受理政策咨询、协调服务320余起。从领馆到监狱,各种“奇葩”取景地,凡剧组束手无策的,机构出马3天内必有回馈;无论注册公司还是申请影视剧拍摄制作许可证,产业链上任意一环,制片人千头万绪,机构出手迎刃而解。

  如果上海是座实景大片场,那么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正担当着“超级制片人”的角色。

  关于王译慧的故事,机构负责人、上海市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于志庆是在去年10月28日听说的。之前一天,由上海市委宣传部、市文广局、市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推出的《关于促进上海电影发展的若干政策》发布,作为其中第七项政策,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成立。机构正式挂牌次日,王译慧的母亲就出现在了巨鹿路709号机构受理窗口。母亲讲述了一个女儿执着追梦的故事。2010年,王译慧筹拍儿童电影《假日总动员》,为写好剧本,她辞掉工作去福利院当义工。拍摄全程,王家人自掏腰包,几乎倾全家之力,完成了女儿的梦想。但成就一部电影,前期拍摄固不可少,后期放映亦不可缺。偏偏,他们在此处卡了壳。“手里拿着影片,不知下一步往哪儿走。前后4年时间,上当受骗走的弯路远比创作本身艰苦百倍。”王译慧求解无门时,抬眼看到了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成立的新闻,第二天便站到了机构门前。

  听完母亲噙着眼泪的叙述,于志庆翻开《上海影视制作服务手册》,其上罗列了首批113项免费服务内容,几乎涵盖了一部影视剧前世今生的所有环节。重要的是,这些服务统统免费,且3日内必有答复。对于王译慧这样的民间独立制作人,机构的援手不啻为救命稻草,不仅亲手领他们敲开院线大门,还护送《假日总动员》走上国际影展的道路。如今这部儿童影片不仅列入了3月的内地院线排片表,还引起国际电影节关注。

  王译慧之外,初次创业的马双双、民营企业剧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产业大鳄光线传媒等等,都是机构服务的受益方,他们所寻求的咨询服务组成了机构成立4个月来70%的业务受理。

  宜古宜今,有大气可婉约,上海历来是影视剧取景热点,但热点也会因各种特殊限制而困难重重。

  徐峥执导的“囧途”系列第三部《港囧》在沪取景时就遭遇窘境。拍摄地上海理工大学校区共有35处历史保护建筑,原则上不对外开放。一边是学校咬定规矩,一边是剧组软磨硬泡,僵局之下,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在高校及各相关部门间往返多次,才保障剧组在上理工准时开机。比起校园,造币厂是更多人无法窥探的隐秘所在。去年底一家公司寻上门,希望能去上海造币厂取景。“我们也是一头雾水,造币厂是国家保密单位,进门拍摄需要极其严格的手续。”于志庆实话实说,但既然对方有所求,机构必须有所应。多方了解后,他们得知上海造币厂的上级单位是北京造币厂,要获取上海厂方的进门证,得先征求北京同意。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整整一周奔波京沪两地拿到了造币厂的拍摄许可。但戏剧性的是,当初来求助的公司却放弃了拍摄计划。“白忙活一场,没什么可懊恼的,权当为下一次试水。”在于志庆看来,不怕要求千奇百怪,就怕机构门可罗雀,“为了上海的影视产业繁荣,越需求旺盛,越值得欣喜”。

  机构成立至今,所受理的320余起案例全部达标。于志庆坦言,他们也有力不从心时,常常靠“一咬牙”才能解决问题。成立时间短、知晓度不高,协调时多费唇舌还只是浅表的困难,有些涉及到利益层面的问题,往往会成为提供服务的阻滞。而对于影视专业人员的数据库建设,更是远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但他同时相信,压力越大希望越大,“哪里有‘不可能’,哪里才有工作提升的空间”。

  新疆来沪姑娘王译慧这些天很有苦尽甘来的感觉。由她制作的儿童影片《假日总动员》不仅入选了第12届美国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竞赛单元,第33届德国慕尼黑国际电影节的橄榄枝亦接踵而来,眼下还被邀请出席3月23日开幕的香港国际电影节。幸福倏忽而至,王译慧至今如在梦里。她坦言,若时间倒退4个月,自己会把现状认作天方夜谭。而今,所有美景带着现实的触感铺陈在眼前,姑娘的眼眶红了又红,“多谢上海贵人”。

  这位贵人就是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作为国内首创,自去年10月底成立至今,机构共受理政策咨询、协调服务320余起。从领馆到监狱,各种“奇葩”取景地,凡剧组束手无策的,机构出马3天内必有回馈;无论注册公司还是申请影视剧拍摄制作许可证,产业链上任意一环,制片人千头万绪,机构出手迎刃而解。

  如果上海是座实景大片场,那么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正担当着“超级制片人”的角色。

  关于王译慧的故事,机构负责人、上海市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于志庆是在去年10月28日听说的。之前一天,由上海市委宣传部、市文广局、市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推出的《关于促进上海电影发展的若干政策》发布,作为其中第七项政策,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成立。机构正式挂牌次日,王译慧的母亲就出现在了巨鹿路709号机构受理窗口。母亲讲述了一个女儿执着追梦的故事。2010年,王译慧筹拍儿童电影《假日总动员》,为写好剧本,她辞掉工作去福利院当义工。拍摄全程,王家人自掏腰包,几乎倾全家之力,完成了女儿的梦想。但成就一部电影,前期拍摄固不可少,后期放映亦不可缺。偏偏,他们在此处卡了壳。“手里拿着影片,不知下一步往哪儿走。前后4年时间,上当受骗走的弯路远比创作本身艰苦百倍。”王译慧求解无门时,抬眼看到了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成立的新闻,第二天便站到了机构门前。

  听完母亲噙着眼泪的叙述,于志庆翻开《上海影视制作服务手册》,其上罗列了首批113项免费服务内容,几乎涵盖了一部影视剧前世今生的所有环节。重要的是,这些服务统统免费,且3日内必有答复。对于王译慧这样的民间独立制作人,机构的援手不啻为救命稻草,不仅亲手领他们敲开院线大门,还护送《假日总动员》走上国际影展的道路。如今这部儿童影片不仅列入了3月的内地院线排片表,还引起国际电影节关注。

  王译慧之外,初次创业的马双双、民营企业剧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产业大鳄光线传媒等等,都是机构服务的受益方,他们所寻求的咨询服务组成了机构成立4个月来70%的业务受理。

  宜古宜今,有大气可婉约,上海历来是影视剧取景热点,但热点也会因各种特殊限制而困难重重。

  徐峥执导的“囧途”系列第三部《港囧》在沪取景时就遭遇窘境。拍摄地上海理工大学校区共有35处历史保护建筑,原则上不对外开放。一边是学校咬定规矩,一边是剧组软磨硬泡,僵局之下,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在高校及各相关部门间往返多次,才保障剧组在上理工准时开机。比起校园,造币厂是更多人无法窥探的隐秘所在。去年底一家公司寻上门,希望能去上海造币厂取景。“我们也是一头雾水,造币厂是国家保密单位,进门拍摄需要极其严格的手续。”于志庆实话实说,但既然对方有所求,机构必须有所应。多方了解后,他们得知上海造币厂的上级单位是北京造币厂,要获取上海厂方的进门证,得先征求北京同意。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整整一周奔波京沪两地拿到了造币厂的拍摄许可。但戏剧性的是,当初来求助的公司却放弃了拍摄计划。“白忙活一场,没什么可懊恼的,权当为下一次试水。”在于志庆看来,不怕要求千奇百怪,就怕机构门可罗雀,“为了上海的影视产业繁荣,越需求旺盛,越值得欣喜”。

  机构成立至今,所受理的320余起案例全部达标。于志庆坦言,他们也有力不从心时,常常靠“一咬牙”才能解决问题。成立时间短、知晓度不高,协调时多费唇舌还只是浅表的困难,有些涉及到利益层面的问题,往往会成为提供服务的阻滞。而对于影视专业人员的数据库建设,更是远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但他同时相信,压力越大希望越大,“哪里有‘不可能’,哪里才有工作提升的空间”。